追蹤
☆星★星☆控★
關於部落格
  • 77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戰爭組] 君に何を夢に見たか?

 








Abyss.

  平和島靜雄做了一個夢。

  夢裡他和誰交纏著,無止境地翻滾、下墜。
  拉扯、壓制、掙脫、踢打、小刀劃過。凌亂無章地重覆著一遍又一遍直到兩人精疲力竭又遍體鱗傷,卻依然沒有停止墜落。

  最後的最後對方邀請般地朝他伸出雙臂,而唇舌交纏時他伸手扼住對方纖細的頸。

  下墜的速度越來越快,手上的力道也跟著越來越重。脈搏瘋狂的鼓動透過皮膚傳遞,溫度鮮明得像會灼傷人。

  他凝視著那人刺眼的血色雙瞳,那顏色在黑暗中深深地烙進視網膜。即使無法出聲,對方依舊以掛著扭曲微笑的唇安靜地問道──

  『小靜,為什麼哭了呢?』


  然後響起了,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




  陡然驚醒,他大口喘著氣,皮膚的溫度似乎還殘留在手上尚未褪去。夢境裡的感官體驗是如此鮮明,真實得讓他恐懼。

  吶,平和島靜雄,你在夢裡殺掉的是誰呢?



  「……啊啊,想不起來了。」

  一滴透明的溫熱液體滴落在攤開的掌心中。










Falling.

  折原臨也做了一個夢。

  夢裡穿著中學制服的友人們正愉快地一邊聊天一邊向前走去。他想追上去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他想喊住前面的人們卻發現自己無法出聲。

  他站在原地目送前方的身影漸行漸遠直到消失,然後安靜地自己一個人笑了起來。

  無所謂。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走來的,繼續一個人走下去也不算什麼。
  對吧?
  對吧對吧對吧?

  身邊的地面開始崩落、塌陷,最後剩下他一人──獨自站在岌岌可危的高處俯瞰腳下的人們。川流不息的人群庸庸碌碌地經過,沒有人停下腳步也沒有人抬頭向上看。他微笑地望著人群伸出食指作勢輕輕推動其中的幾個,想像著自己能像下棋一般地操控人們的動向──

  直到一台販賣機不合常理地飛了過來,砸碎了他最後的落腳之處。

  他在驚慌中墜落,試著想要抓住什麼卻什麼都抓不到。失速感帶來的無助和恐懼將他吞噬,眼看就要粉身碎骨。他絕望地閉上眼等待墜地的那一剎那,等待著衝擊將帶來的痛楚,但在那之前毫無預警地,他被誰拉住了。

  那是一個強而有力的擁抱,力道大得讓他幾乎窒息。或許是因為對方身上傳來的菸草味道讓眼眶沒由來地灼熱刺痛起來,眼前只剩一片水霧。淚光模糊中他看不清那人的臉也聽不到那人的聲音,唯一知道的是那是一個太過溫暖的擁抱──



  陡然夢醒,映入眼簾的是冰冷陌生的天花板。接下來他意識到的是刺鼻的消毒水氣味,還有規律作響的儀器的滴答聲。全身正隱隱作痛著,打上了石膏的左手和右腳也沒有令他感到意外;舉起連著點滴針頭的手腕他遮住雙眼輕輕試著笑了聲,卻因為肋骨傳來的尖銳劇痛而打住。

  而這次,沒有人接住你了。

  他忍不住再次笑出聲來,就算肋骨傳來的劇痛讓眼淚都流下來了還是持續地笑著。

  是啊,就算你再怎麼盼望,現實中也不會有人接住你的。

  不協調的笑聲在病房中寂寞地迴盪著。

  啊啊,真是的,眼淚止不住呢……




※ ※ ※

對我來說戰爭組就是相愛相殺直到遍體鱗傷
害怕去愛、不願正視感情的這兩人,還有只能與寂寞為伍不憫的臨也都好萌(?)
拿來寫虐文悲文BE走向什麼的最棒了(自重)

話說原本要給臨也篇GE的,結果最後還是違抗不了BE控的天性.......(毆
然後我DRRR同人到現在沒寫過一篇歡樂/甜文XDDD(爆) 砂糖大概在里蹦時期就都用光了(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