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控★
關於部落格
  • 76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AGI] マスシャル-小動物







 
  又是夜夜笙歌的辛德利亞皇宮裡一個再尋常不過的夜晚。
 
  今日的工作結束時已是夜深時分,馬斯魯爾獨自走在長廊上正打算回房休息。就算已經是這個時刻,室內依舊持續地傳出尚未停歇的歡騰喧鬧聲。他總是想著要不是有賈法爾不時把他們的王從酒席上抓回去綁在桌前辦公,並且對老是慫恿王一起喝幾杯的罪魁禍首夏爾魯坎下禁酒令的話,辛德利亞說不定有一天會因為酒精而滅國。雖然平時愛惹麻煩的前輩來約自己喝酒時他也不抗拒,畢竟自己的酒量比前輩好得多總是可以順利把喝得爛醉的青年扛回房間去,不過今天他以自己還有一些額外的工作為由推辭掉了對方的喝酒邀約。
 
  之後那傢伙好像也不怎麼在意地轉而拉著斯帕爾多斯和雅姆萊哈喝酒去了吧。才這麼想著,身後就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與拉長了音的大喊。
 
  「馬斯魯──爾──你看啦──雅姆萊哈那個笨蛋女人對我施了奇怪的魔法──!」有什麼帶著濃濃酒精氣息的物體從後面撞了上來黏在自己身上。馬斯魯爾面無表情地轉身將醉醺醺的前輩從身上一把拎起,卻看見了完全出乎意料的東西。
 
  「我只是說我對胸部一點興趣都沒有她就生氣了啦!那個混帳傢伙!」被拎在半空中的夏爾魯坎哭喪著臉喋喋不休地抱怨,頭上明顯屬於貓科動物的白色虎斑耳朵與身後的尾巴不時抽動著。
 
  「……好可愛,前輩。」
 
  「你就只有這點感想嗎你這個笨蛋!嗚嗚……」夏爾魯坎頭上的新耳朵垂了下來,尾巴也不滿地大幅甩動著。
 
  「超可愛。」面無表情地補充。
 
  「可惡你這傢伙給前輩放尊重點啊……嗚……怎麼辦好像弄不掉……」夏爾魯坎伸手往頭上一陣亂抓,原本就十分凌亂的白髮現在更是翹得亂七八糟。
 
  「……」沉默地盯著對方看了好半晌,馬斯魯爾結論道:「說不定明天就會不見了。」把人放了下來,他轉身正準備再度朝自己房間出發,衣襬卻猛地被拉住了。
 
  「嗚……不要走啦……馬斯魯爾你好狠心……竟然要把前輩丟、嗝、丟在這種地方嗎……」夏爾魯坎像個耍賴的孩子般一屁股坐在地上抽抽噎噎起來,銀白色的尾巴無力地在身後一晃一晃。馬斯魯爾看著喝醉後舉動跟幼兒沒兩樣的前輩,平時沒什麼表情的臉上難得流露出一絲困擾。
 
  「前輩,我想休息。」
 
  「我、嗝、也想睡覺……」
 
  「那麼請你回房間去。」
 
  「……腿軟了,站不起來……」
 
  「……」
 
  終究是坳不過對方,法那利斯男人蹲了下來,大掌撫上那顆銀白色的頭顱上覆著柔軟獸毛的耳朵。
 
  「……原來真的是真的。」溫暖的觸感在指尖輕輕顫動著。他試著搔了搔耳背,而對方毫不意外的發出了一陣滿足的鼻音。
 
  簡直跟小貓一模一樣。
 
  「好癢……唔……嗯……不要一直摸啦……」眨掉眼裡的淚光,夏爾魯坎用軟軟的語調抱怨著,深色肌膚下不怎麼明顯的潮紅似乎更深了些。
 
  「啊。十分抱歉。」摸得有些出神的馬斯魯爾這才終於回過神來。毫不費力地將多了對耳朵和一條尾巴的前輩打橫抱起,法那利斯男人就這麼朝著原本的目的地走去。
 
  「咦?喂喂?你要去哪裡?!」
 
  「我房間。」
 
  「等等等一下不對吧──」
 
  「因為我忘記前輩的房間怎麼走了。」
 
  「騙人!你明明去過幾千次了!你這個居心不良的紅毛嗚嗚小心下次我叫雅姆讓你長尾巴……」
 
  無視懷裡青年的掙扎與胡言亂語繼續向前走去,馬斯魯爾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難以察覺的,大概是微笑的神情。
 
  「你知道嗎,法那利斯人會吃貓。」
 
  「什麼?!真的嗎?!」啊啊,炸毛了,真可愛。
 
  「假的。」
 
  於是今天小動物般的前輩與喜愛小動物的後輩也十分相親相愛。
 
 
Fin.






夏嚕好可愛喔。好可愛好可愛。嗚嗚我只是個夏嚕廚。
&馬斯根本是個扮豬吃老虎的傢伙,讚!
大高老師的手書真是神萌,就算我只勉強看得懂一些
嗚嗚嗚真希望我懂日文
最近都在馬斯夏嚕自耕一直線誰快來陪我種田嘛~(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